• 浏览量:383作者:阮凯

    第二节  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


    回顾一下前面所有的内容,我们可以发现:人生时空洞理论以及人生的基本属性的分析研究,都需要具备一种超乎想象的自我觉悟、自我剖析、自我批判、自我超越等等的自觉意思,之所以现在还不能被所有人广泛接受,形成规范一致的观点立场,并不是人类缺乏能力与智慧,而是在现阶段,还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自觉意思”。

    在人生时空洞理论中,人生时空洞的内容包括需要、拥有、作用、影响。人生的基本属性分为自然性与社会性。综合这两部分内容,我们可以看出:人生的自然性里也包含需要、拥有、作用、影响,人生的社会性里也包含需要、拥有、作用、影响,并且这两种需要拥有作用影响绝然不同。

    因此,可以把人生的自然性的需要、拥有、作用、影响统称为自然生命;人生的社会性的需要、拥有、作用、影响统称为社会生命。

    那么,从研究的角度来看,人类生命可分为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大吃一惊,有这种说法吗?一个人有两条命?太玄乎了吧!

    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是无法分割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同样也是无法分割的,就好比人的身体一样,各个器官都不能单独生存,但是,为了更深层地认识自我,就要用解剖的方式进行分类。

    如果用太多的概念化的词汇来描叙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反而会让人糊涂,也许过多的辩解也是徒劳,我还是举几个实例来说明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到底指的什么内容。

    皇帝在生前都要立太子,如果从人生的自然性来看,皇帝驾崩后,皇帝的自然生命已经消失,变成没有生命的“泥土”、“空气”,至于谁登皇位,对于皇帝来说毫无意义,那么,皇帝为什么在生前还要费劲心思、绞尽脑汁地选择太子呢?

    我们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皇帝是为了把除了自然生命以外的江山、地位、权利、财富、血脉、宗族、尊严等等传承下去,以至千秋万代,那么,俱如江山、地位、权利、财富、血脉、宗族、尊严等等这一切,都属于社会生命的范畴。

    普通人虽然没有皇帝那样的社会生命,但是也要“望子成龙”、“立遗嘱”等。所以,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人,都公认或者默认我们的人生除了“肉体”之外,还有着很多重要的内容,这些内容即使在“肉体”消失之后都依然存在。只不过现在把这两部分内容明确地划分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

    这些极其普遍的现象都说明其实每个人都默认我们的人生除了自然生命以外,还具有很多很多内涵,我们甚至认为有些内涵比自然生命还重要,这些丰富多元的内涵就是社会生命的范畴,只不过我们没有一个一致的概念,因此就各有各的说法。

    在文章的前面部分写过:孔子离世了几千年,他的人生时空洞却越来越大了。这句话在这里可以理解的更清晰,孔子在生前,他的自然生命很弱小——只是一个普通的老者,他的社会生命也不是很大——颠沛流离、四处碰壁,因此,孔子生前的人生时空洞并不强大,但现在看来,孔子的自然生命虽然消失,但他的社会生命却无比的强大,孔子的思想“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崇拜者,发挥了越来越大的“作用”,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因此,孔子的人生时空洞越来越大了,他现在的社会生命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生前的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的总和。

    为了惩罚罪犯,把罪犯关进监狱,罪犯的自然生命变化不大,但社会生命急剧变小,人生时空洞变小。如果罪犯被判取死刑,那么,罪犯的自然生命消失,社会生命变得更小但不会消失,也就是说罪犯或多或少无论好坏还存在一些需要拥有作用影响,因此罪犯的人生时空洞越来越小直至于零。

    从上面的例子我们还可以得到结论:每一个自然生命都同时具有社会生命,当自然生命消失之后,社会生命依然存在,也就是说自然生命不能单独存在,社会生命可以单独存在。

    有时我们极端地把脱离社会生命的自然生命叫着“行尸走肉”,把严重违背社会生命的自然生命叫着“畜生”。

    有时我们想象力超越了自然生命,创造出各种各样的“神”,让社会生命更加丰富,无限放大------。

    我们每天辛勤地工作,不仅仅是为了自然生命的延续,而是有着很多意味;当一个运动员站上冠军的领奖台,激动万分,是因为他的社会生命的无限放大;抗日英雄杨靖宇深知自己的社会生命与中国人民的社会生命的无比巨大,因此毅然选择社会生命作为主元而宁愿放弃有限的、宝贵的自然生命------。

    在实际生活中,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具体表现形式及现象或多或少或大或小,随处可见极为普遍,当然,后面也会不断列举。

    从这些例子里面,我们应该都能够明白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多元的内涵。只不过我们习惯于用不同的方式来描述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比方说我们把工作描述成为了吃饭(自然性),为社会作贡献(社会性)等。

    毛泽东在青年时期写过一句话:“体者,载知识之车寓道德之所以也。”这句话形象地描叙了我们的身体不仅仅是一个自然生命,而且是一个社会生命的载体,只不过他把知识和道德当作了社会生命的主元。这与其他人可能存在着区别。也是这句话的可贵之处。

    人类生命是不可分割的,就好比在文学著作里描述“灵魂”与“肉体”的一些情景时会产生“阵痛”,然而,如果从分析研究的角度出发,为了进一步地认识人生,在“自觉意思”的主导下,我们单独地看待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可能会发现两片更加多彩、更加深邃的天空。

    随着我们对人类生命学的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还要对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以及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进行进一步地分类研究,我相信通过我们不断地努力,那些所谓“人的本性”、“人生的真谛”、“生活的本质”、“人生的意义”等等问题,不再是一些高深莫测、讳莫如深、百口难辨、众说纷纭的人生课题。这将是非常浩大、永无止境的工程,很显然,我个人的人生时空洞很有限,是无法单独进行这项工作的。

    但愿我的努力能够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思路,作一个正确的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