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浏览量:300作者:阮凯

    第三节  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平衡


    人生很难说大小。然而人生时空洞理论却能清晰地描述人生时空洞的大小,并且从理论上说,可以通过元指、实指以及机率的计算,甚至可以得到人生时空洞大小的数值。

    根据前面的论述,人生时空洞是指人生在时空里存在的方式,人生的大小也就是人生时空洞的大小。因为人生的实用性的有限,我们可以通过计算人生时空洞的大小,尽量地接近人生大小的准确值,但不能百分之百的精确。

    由此可以看出,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是有大小之分的,并且从理论上来说,可以用数字来表示。这就跟我们平时描述人生的身体状况、社会地位、资产财富等等一样,只不过现在我们一般只习惯于单方面的描述,还不能系统、综合、规范地描述。

    我在前面几次明确地说,我的人生时空洞很小,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一句笑话,而是具备理论依据的。通俗地说,我没有充足的时间,没有高超的学识,没有头衔和名气,不能广泛地传播等等这些都是需要和拥有的范畴,这些元都很小,所以还不能完成人生时空洞的计算问题以及还有更多的问题,写作进度迟缓,不能让更多人接受等等,这些都是作用与影响的范畴,这些元也很小。所以我反复强调我的人生时空洞很小。

    由人生的大小问题,我们很自然地想到人生的强弱。

    与人生的大小一样,人生也很难说强弱。我们平时是怎样来描述人生的强弱的呢?

    比方说我们描述一个人,说他的身体如何强壮、跑的多快、跳的多高、有多年轻、有多富有、多有名,多受人尊敬等等,我们习惯于这样单方面来描述人生的强弱。

    这样的描述也很难说清楚人生的强弱问题,比如一个人很富有,但是他身患重病、奄奄一息,到底他是强还是弱呢?比方说一个人年轻力壮,但是他只是一个关在监狱里的囚犯,到底他是强还是弱?

    人类生命的基本属性分为自然性与社会性。有了这个基本分类之后,我们惊奇地发现,对于人生的强弱,我们会逐渐地明晰起来。

    还是用实例来说明吧!

    比方说吃饭与穿衣。先说吃饭,从自然性的角度来看,包括人吃饭是要获取身体所需要的各种元素等等元:从社会性的角度来看,包括人如何得到饭以及饭的好坏等等元。如果综合起来看,现在,我们吃饭的自然性比较强,而社会性比较弱,因为现在我们都有饭吃,但如果在其他年代可能就相反了。再说穿衣,从自然性的角度来看,包括穿衣是为了保暖等等元,从社会性的角度来看,包括穿衣是为了遮盖、美观等等元。如果综合起来看,现在,我们穿衣的自然性比较弱,社会性比较强,特殊情况相反。

    我们也尝试一下从自然性和社会性的角度来看待人的整个一生。一个人刚出生的时候,更多的是一个自然生命,具备生命的所有特征,这个生命与这个社会以及其他人的沟通以及联系还不多,还不能承担各种角色与责任,也就是说,一个人刚出生的时候,他的自然性比较强而社会性比较弱。这与我们平时所说的婴儿是一个弱小的生命更具体一些。随着人生的不断生长,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也在逐渐增强,当人的自然性和社会性增长到一定的程度时,人生完成由未成年到成年人的转变,人到中年,应该是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到达巅峰的时期,当然,根据人生多元理论,每个人生也不会都是一样的。当人生逐渐衰退进入老年期,人生的自然性逐渐下降,而社会性有可能还在增强,直到人的生命结束,自然性可以为零,但是人生的社会性不会归零。

    相同道理,既然人生的每一个过程、每一种行为和现象都表现出自然性和社会性,那么,我们就可以对人生的每一个过程、每一种行为和现象都从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角度来进行看待与分析,并且形成一种不断深入的态势,养成一种习惯,这样是不是能逐渐地看清楚人生的强弱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还是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譬如在封建社会妇女裹脚,现在我们都知道这种行为是极端错误的,但依据是什么呢?如果从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角度来看,封建社会妇女裹脚,是因为妇女的地位过低、男权过强等等社会原因所致,因此,这种现象的社会性太强而自然性太弱,造成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极度不平衡,导致人生的社会性限制甚至伤害了人生的自然性。这样,我们就不仅能知道人生中的一些错误并且能知道错误的根源和依据,避免一些类似的错误发生。

    因为希特勒等一小撮统治者的帝国主义倾向,发动并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帝国主义的实质就是掠夺、扩张、妄自尊大、以强凌弱等。如果从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角度来看,帝国主义带有非常强烈的自然性色彩,正是因为这种倾向的自然性太强而社会性太弱,自然性和社会性不平衡,自然性阻碍与破坏了社会性,导致了整个社会的动荡不安,而社会的动荡又反过来伤害了人生的自然性,由此给人类带来了一场浩劫,付出了无数的鲜血和生命。

    看了这两个例子,很多人会说,这些很简单,我们都懂,还有这种看待与分析的必要吗?

    是的,还可以举很多同类的例子,可能我们都知道结果,都知道对与错。

    下面我再举些例子来看待与分析,是不是也一样容易判断呢?

    体罚学生,在封建社会是被认为正当并许可的,现在我们都知道是错误和禁止的,很明显,体罚学生是人生的社会性伤害人生的自然性。随着人类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有些不是很明显的问题就会困扰我们,比如,至今我们还在争论一个问题,老师要不要布置家庭作业,布置多少家庭作业的问题。如果从人生的自然性来看,儿童的天性是天真浪漫、活泼好动、无拘无束、做梦、玩耍等;从人生的社会性来看,学生阶段必须为将来承担社会的角色与责任作好准备等。很显然,做作业是一个社会性比较强而自然性比较弱的行为,那么,怎样才能使这种自然性与社会性得到平衡呢?

    工人加班,工厂主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不断增加工人的劳动强度,延长工作时间,势必会影响工人的身体健康,也是人生的社会性伤害人生的自然性的表现,所以这种现象被法律明文禁止。但是,如果工人工作不够勤勉、不能完成任务,会造成工厂利润下滑,工人工资下降,这样,人生的自然性也会阻碍人生的社会性,所以,法律也许可适度的加班。怎样确定什么是正常的加班,什么是非正常加班,关键是要找到人生的自然性与人生的社会性的平衡点。

    城管与小贩,这个问题有必要多说几句,根据人生多元理论,在我们这个社会,既然存在富人、穷人、失业者、体弱者等等多元的各个阶层与生活状态的人群,那么,作为社会的管理者就不能违背这种多元性,具体地说,城市并不一定要都是高楼大厦汽车公路,城市也必须具备小贩等各类人群生存的空间。小贩要在严酷的市场经济环境中求生存,更多地表现为一种自然性,城管要维护城市的正常秩序,更多地表现为一种社会性。如果小贩为了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而肆意妄为,那么,势必会损害城市的正常秩序,也就是说,人生的自然性过强损害了人生的社会性;如果城管为了维护城市的正常秩序而任意处置小贩,势必会对小贩造成伤害,也就是说,人生的社会性过强伤害了人生的自然性。所以,在城管与小贩的问题上,关键的也是要确定一个限度与平衡点,小贩要生存,但有一定的限度;城管要管,但权利要受到限制,至于说具体的限度到底是多少,采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最实用,才能使人生的自然性与人生的社会性更平衡,才是我们真正要认真研究的问题。

    房子与房价,衣食住行是人生时空洞中的基本需要,住房同吃饭穿衣一样成为人生时空洞的主元之一,住房也一样具有自然性与社会性,房子的自然性具体表现为它的居住功能,包括遮挡、隔离、安顿、保护等等多元的功能;房子的社会性具体表现更加多元,并且多元交融结合,更加复杂,包括地位、富有、稀缺、竞争、投资等等多元。综合这所有的多元,当然也不是很精确的计算,就是房价。在人类发展的历史过程中不难看出,早期的房子的自然性很强而社会性很弱,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特别是人口的增长,房子的自然性逐渐下降而社会性逐渐增强,直到今天,房子的社会性已经远远强于自然性了,也就是说,现在影响房价的主元就是房子的社会性,比如人多地少竞争激烈、投资倒卖追求增值等等就很容易抬高房价。如果从人生的自然性与人生的社会性的角度来看,房子的社会性太强,势必会阻碍与伤害人生的自然性,所以,“居者无屋”、“空房无数”等局面就是必然的结果。有人会说,政府可以通过政策来调控房价,当然,这也是一种应对方式。不过,因为房价与全社会的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都紧密联系为一个整体,如果我们不能掌控相关的资源、人口、市场、投资等等环节,而单方面地调整房价,就有可能收效甚微或者事与愿违。

    诸如以上的例证,在我们平时的生活中随处可见,有些我们很容易判断,有些问题因为我们没有一致的角度和统一的标准以及理论依据,很容易陷于无休止的纠结与争论之中。

    当然,根据人生多元理论,诸如以上问题,我们还必须尽可能用多种理论从多个角度来看待,才能使我们认识得深刻透彻。

    在以上的所有例证中,很明显都出现了同一个问题:在某种情况下,人生的自然性有多强,人生的社会性有多强,才能尽量地达到平衡?

    只有能得到自然性和社会性的准确值,才能回答上述问题,才能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关于这方面,我们现在还没有形成系统的分析研究的模式,更没有一个计算方法。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是大概加估计或者多数人说了算或者靠权利和名气说话。比如上述要不要布置家庭作业、该不该加班、怎样对待小贩、如何看待房价等等问题。

    我再举例子来说明:比方说对于未成年人的界定问题。当人生成长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人生的自然性和社会性达到一定的强度,那么,人生就由未成年人阶段走向了成年人的阶段,从实际情况来看,因为每一个人生的成长都是多元不同的,所以,每一个人的自然性和社会性的增长也不同,因为我们无法计算每一个人的自然性和社会性的强度,所以只能用一个粗略估计的统一的年龄来界定未成年人。这样很不精确,漏洞显而易见。另外,还有退休年龄的界定、罪犯刑期的确定等等问题,我希望,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通过精准的计算,能够使这些数据精确到多少天多少小时。

    那么,人生的自然性和社会性到底能不能表示?能不能计算?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这是人类生命学研究的方向。很显然,我的人生时空洞有限,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把它留给其他人、后来人。

    这个问题如果得到解决,那么,我们就可以根据人生的自然性和社会性的强弱,再运用人生的活动与变化来进行调节,使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趋于平衡。比方说在一个人刚出生的时候,社会性比较弱,我们可以给予他更多的关爱、扶持等以增强他的社会性;一个人到老年的时候,自然性逐渐下降,我们可以给他足够的尊敬、孝敬等以弥补他的自然性。照此看来,所谓的“尊老爱幼”并不是一种说教,而是人类总结出来的、能够让人生的自然性和社会性趋于平衡的“至理名言”。

    计算不是我的专业和强项,但也不能成为我的托词,我也提出一种计算的思路供大家参考:

    比如工人的劳动时间与加班的问题,用以下图示:


    自然性综合指数为(60+50)÷2=55   社会性综合指数为(80+40)÷2=60


    ①.根据实用性原则,列举主元,省略其它次元与未知元;

    ②.以100为限度指数:

    ③.具体数目暂为随意举例。

    上述计算模式,只是我的一种思路,供大家参考。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强弱,从理论上来说,是应该可以计算的,只是我们能不能找到一种实用性最强的计算方法。希望若干年后,我们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谈到人性,很多人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有关“性爱”的话题。很显然,性爱也是人性中的主元之一,其自然性和社会性突出表现在很多方面,也是应该大书特书的话题。然而,为什么我在文章中却很少提到呢?

    也许是因为我的一种个人原因吧!

    我的这种个人原因也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隐私。而是我的一种习惯:就是我永远不习惯写别人已经写过的东西。一旦我发现我写的东西是别人已经写过的东西,我就有心理障碍,觉得多余、无聊、白费,无法写下去。

    现在,既然有关“性爱”方面的话题,写的人实在太多,甚至达到了泛滥的程度,那么,我就没有必要掺和其中,制造垃圾,反正我也不乏实例,也不想借此来吸引眼球。

    既然如此,有关性爱方面的话题暂时不写。但是,有一个问题是一定要写的,这就是有关性教育的问题。

    在前言里我说过我的一个愿望:通过对人类生命学的研究,在学校里建立一门人类生命学学科,编写出比较实用的教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性教育将是人类生命学学科中非常重要课程,从上学的第一天开始,从怎样识别男生女生、差异化教育开始,到性的安全、性的健康等,再到青春期教育等,再到爱情、婚姻、家庭等等,性教育应该贯穿始终,甚至必须贯穿整个人生,因为从社会现实来看,“性”方面的问题,确实给人生带来了很多困惑、纠结、迷茫等等,有些人因此而犯错、酿成悲剧,有些人甚至一辈子处于懵懂之中。

    关于性教育,现在也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在现有的教材中,也有这方面的章节。但有一点我始终不明白的是:在教材中,为什么我们总是喜欢在“性”的自然性方面纠结不堪,比如说我们该不该把有关性器官、性动作、性行为等告诉给学生等,而在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也就是有关“性”的社会性方面,反而内容极少。比如性心理、性责任、性道德与法律等等,比如有关爱的内含、爱的萌生、爱的表达、爱的拒绝以至爱的维系、家的概念等等,太多太丰富的内容,为什么我们不能告诉学生呢?难道这些非常重要的东西,都要让学生去“自学”吗?结果是学生有可能经过无数的挫折之后,终于学会了,但人生却有限,说不定已是人生迟暮,只能引发无尽的慨叹!这样的话,我们的学校教育优势在哪里?

    综上所述,性教育的确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按照人生多元理论和人生实用理论,编写出最合适的教材教程,就是根据学生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个性等,实现适当的教育,比方说,在学生没有进入婚恋期就把有关性器官、性行为等内容写进教材,肯定是不恰当的,不符合实用性原则。当然,至于说现在黄色泛滥,给学生造成不良影响,就要从其他角度来分析与应对了。

    在这一节的结尾,我想从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角度,为习主席的两段话作一下注解:

    习近平在有关反腐倡廉的讲话中指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是一项长期的、复杂的、艰巨的任务。我们要坚定决心,有腐必反、有贪必肃,不断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注解:政府官员都肩负着重要的社会职责,也就是说具有很强的社会性,同时,政府官员同普通人一样,也需要衣食住行、娶妻生子等等拥有,也就是说,也具备一定的自然性。当政府官员不能明确“人生时空洞是有限的”这样一个基本原理,陷于贪得无厌、欲壑难填的深渊,放纵自身的自然性不断增强,贪污腐败蔓延,势必会降低甚至严重削弱其社会性,而政府官员的社会性降低,将对整个社会形成很大的威胁。所以,我们要运用人生的活动与变化,也就是严厉的监管与控制等等手段,提高政府官员的社会性,防止其自然性的膨胀,建立平衡有序的社会。

    习近平在有关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指出,人命关天,发展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注解:财富积累、经济建设是“突破人生时空洞的限制与阻碍”,增强社会性、扩大人民群众的社会生命的主要条件。然而,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也就是其自然性和自然生命,同样也是“有限和宝贵”的,绝不能轻视。因此,在追求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不能操之过急、急功近利,给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伤害,不能为了提高人生的社会性而削弱损害人生的自然性。让人生的自然性和社会性更加平衡与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