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浏览量:380作者:阮凯

    第四节 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和谐



    这一章写到这里,再回头看一下前面的内容:人类生命即人生是指人生长衰亡的过程,人生是活动与变化的,人类生命分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

    对于自然生命的生长衰亡,我们很容易理解,对于社会生命来说,人生的兴盛衰落、悲欢离合、起伏跌宕、坎坎坷坷,人生中的所有事情的发生、发展、衰落、结束的过程的实质同样也是多元的生长衰亡的过程,这一点并不自相矛盾。

    在现阶段,人类生命分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好象没有这种十分明确的分类方法。虽然我们也有社会生命这个名称,也有诸如军旅生涯、孩提时代等等对于社会生命的各种描述。但是在很多时候提起人类生命,我们更多的是把他理解为或者等同于人类的自然生命。

    我也翻阅了一些有关人类生命的书籍,我发现这些书籍大都是对于人类的自然生命展开研究,是的,人类对于人类自然生命的研究,比如医学、解剖学、生理学等等学科,基本上做到了有章有节、有条有理、有根有据、分门别类地不断深入细致,特别是近代人类对于生物科技方面的研究,对于细胞、基因等尖端领域的研究,解开了无数的未知元,获得了无数的实用技术,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但是,人类对于人类的社会生命的研究进行得如何呢?人类对于社会生命的研究能不能跟人类对于自然生命的研究一样做到有章有节、有条有理、有根有据、分门别类地不断深入细致呢?希望有缘看到这篇文字的人们跟我一起认真地思考一下这些问题。

    因为我们对于人类生命的概念的模糊不清和分类不明,所以当人们看到我用“人类生命学”这个标题,而我又承认自己不是研究人类自然生命方面的专家学者的时候,可能无法理解难以接受,甚至破口大骂-------,这也是情有可原能够理解的。

    大家也不仿整体看一下前面的这部分内容,是不是在研究人类的社会生命?是不是在朝着有章有节、有条有理、有根有据、分门别类地不断深入细致的方向而努力奋进呢?

    也许正是因为以上原因以及还有其他各种多元的原因,所以这篇文章写到这里,到目前为止,在这个地球上我还没有发现一个人希望尽快了解后面的内容,希望我尽快写下去。

    尽管如此,我只能略微停歇一下,也不能就此停止。

    现在,人类生命分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有了这个明确的分类之后,我们就可以更加深入细致地进行分析研究了。

    上一节里讲了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平衡,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和谐作了铺垫。

    那么,我们怎样来认识、理解与建立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和谐关系呢?

    我还是先用实例来说明:曾记得在我小时候,有段时间食物比较缺乏,一年之中难得吃几次肉,而我又特别嘴馋,于是我常常在被窝里想象那种大口大口吃肉吃鱼的情状与滋味,(也许就是这种强烈的饥饿感造就了我的一种特殊的想象力),当然,对于一个正在成长时期的小孩来说,营养不良就造成我的体质不强,年少的时候体弱多病,得过支气管炎、神经衰弱等疾病。从这段描叙中可以看出,小时候的我的自然生命“需要”肉等蛋白质丰富的食物,但是,我的社会生命里“拥有”的肉等蛋白质食物却不足,这就形成了一种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不和谐的状态,这种状态对我的自然生命造成了伤害。有段时间,我突然生病了,不得不放下工作,不能工作我就没有收入,使我感到十分痛苦。从这段描叙中可以看出,因为我的自然生命变得弱小,危害到我的社会生命,对社会生命的危害又可能会再次伤害我的自然生命,这样形成一个“痛苦”的过程。

    如果我们从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的角度来看待人生,就如同上述例子一样,那么,在我们的人生当中,这种例子随处可见,极为普遍。比如我们把人生中“拥有”不能满足“基本需要”(需要中的主元及衣食住行)称之为贫穷;我们把人生中“作用”不够称之为困难;我们把人生中“影响”不够称之为卑微;我们把“作用”所造成的“影响”不够带来的“拥有”很难满足“需要”称之为生活艰辛等等。

    有一种说法称人生有三大不幸:少年丧父、中年丧妻、老年丧子,现在可以比较清晰地描叙为少年的时候,在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中“需要”扶持、关爱、引导、教诲、培育、依靠等等,但是,少年的社会生命里的这种“拥有”却缺失;中年的时候,在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中“需要”爱与协助、体贴、安慰等等,但是,中年的社会生命里却空虚;老年的时候,在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中最“需要”扶助、充实、尊重、赡养等等,但是,在老年的时候却陷于了孤独------。由此看来这种说法也是有理论依据的。

    人生时空洞有限,我不可能列举所有例证,然而,既然现在已经明确了人类生命分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那么,人生当中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与看待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尝试一下这种方式吧,看结果如何,有没有意外的惊喜,我也希望有人就生活中的个别问题特别是疑难问题和我研究与探讨。

    有了这个基本分类之后,上述例子中所描叙的人生中的伤害、痛苦、不幸等等,我们可以归纳出一个结论:人生中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不和谐是造成人生痛苦、不幸等的根源。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有一个逐渐清晰的共识。

    假如按照这种思路深入研究,把人生的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再进一步地分类,甚至通过对自然生命值与社会生命值的计算,那么,最终我们能不能对于人生中的伤害、痛苦、悲伤、忧愁、不幸等等认识更加清晰呢?对于痛苦有多大、爱有多深、你幸福吗等等问题,是不是还是无解的问题呢?人性还能不能说的清晰一点呢?希望爱思考的人们用心思考。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对于人生中的痛苦、不幸等等认识得更深一些的话,我们就可以通过人生的活动与变化来进行调节,让人生的自然性与社会性不断地趋向于和谐,不断地增加人生的幸福与快乐,这将是多么有意义的工作。

    就目前而言,人类已经学会了用很多种方式的调节来促进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和谐,并且越来越重视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和谐。比如说当一个小孩的自然生命里“需要”的食物不足的时候,法律规定父母有义务把自身的“拥有”给予小孩,否则会构成遗弃罪,如有特殊情况父母不在,其他人也会有尊老爱幼等道德传统方面的约束,用自身“拥有”的食物满足小孩的“需要”,另外,整个国家集体也有扶贫帮困、保护未成年人的相关的制度与法律,通过某种运行机制用大家的“拥有”来满足小孩的“需要”;当一个老人“需要”赡养的时候,同样也有相关的道德、法律、制度等等的约束以及运行机制,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

    当汶川人民的自然生命遭到地震的“作用与影响”,受到极大的伤害,其自然生命极度弱小、陷于灾难之中的情况下,全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在自觉意识的主导下,在道德观念等正能量的支配下,纷纷拿出自身的“拥有”,提高汶川人民的社会性,尽量地让汶川人民的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尽快地趋于和谐。

    我们把这种在自觉意识的主导下用自身的拥有来满足他人的需要、用自身的作用为他人带来良好影响的行为称之为“捐赠”、“雷锋精神”等等。

    捐赠、雷锋精神以及奉献、好人好事等等都需要有自觉意识、自觉行为、自觉习惯,并且如果用自身的拥有满足他人的需要,用自身的作用为他人带来良好的影响,势必会导致自身的人生时空洞变小、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不和谐等等状况,所以,在现阶段,在人类还没有进入自觉时代的情况下,捐赠、雷锋精神以及奉献、好人好事等等人或事是非常可贵的,非常难得的。当然也很难做到普及和盛行。

    有人自然会问:那么假如人类进入自觉时代将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

    人类进入自觉时代之后,因为人人都懂得人生时空洞是有限的这个基本原理,所以,每一个人都会自觉地限制与约束自身的“需要”,当自身的“拥有”超过了自身的“需要”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坚守着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和谐的同一个准则,因此每一个人都会把“拥有”中超出的部分捐赠给那些自身“拥有”还不能满足自身“需要”的人,受捐赠的人如果觉得得到的已经超过了自身的“需要”,还可以把多出的部分在回馈给其他的人,同样,人人都会自觉地限制与约束自身的“作用”以免对他人造成不良的“影响”------,这样的话,是不是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的和谐?

    由此可以推断,当人类进入自觉时代之后,每一个都能自觉地限制与约束自身的需要,每一个都遵守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和谐的准则,把超过自身需要的那部分拥有捐给另一些拥有不能满足需要的人,而当自身的拥有不能满足自身需要的时候,又能及时地得到其他人的拥有,因此捐赠等行为将成为每一个人的一种很平常很自然的行为,同理,每一个人都具有雷锋精神------。

    从整体社会来看,因为社会的分配模式是决定人生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和谐的主元,而“捐赠”方式是一种最直接快速的促进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和谐的方式,所以,当人类进入自觉时代之后,捐赠分配将成为一种主导的社会分配模式与其他分配模式并存。

    说的通俗直观一点,在自觉时代,什么慈善机构,捐赠基金会等等满大街都是,多如商铺,凡是人生出现困难疾苦的地方,比如贫穷、疾病、心理问题、生理问题等等都会有相应的提供帮扶援助的机构------。

    说到社会分配模式,有必要更深入地分析一下,我们曾经提出过“按需分配”的模式,但是觉得这种分配模式很难实现,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明白,在现阶段,每一个人的“需要”都是没有约束与限制的,也就是说是无止境的,俗语说成是“心比天高、蛇能吞象”,因此,“按需分配”很难成为一种主元的社会分配模式。

    在自觉时代,因为人人都懂得人生时空洞有限的原理,都能够做到自觉约束与限制自身的需要之后,那么,“按需分配”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也就是说,在自觉时代,将形成一种以按需分配、捐赠分配为主导与按劳分配、市场分配等多元分配模式共存的社会分配形式,这种社会分配形式能够使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趋向于真正意义上的平衡与和谐。

    当然,在现阶段还是存在着一些人生的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不和谐的现象,比如,有些人的拥有不能满足基本需要,处于贫穷与落后之中;有些人由于人生时空洞的限制与阻碍,自身的作用不够,处于困难、无奈之中;有些人的影响很小,处于被忽视、边缘化之中等等。

    也就是说,如果在文明时代,人类还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生命的平衡与和谐的话,那么,真正意义上的人类生命的平衡与和谐将在自觉时代得以实现。假如全人类能够确定一个为自觉时代而奋斗的坚定一致的目标;假如人类能够世世代代的学习、培养、传承自觉意识、自觉行为、自觉习惯;假如我的这些文字能尽早引起人们的重视,继续地研究下去;假如------。那么,人类会不会少走弯路,提前若干年进入自觉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