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浏览量:1008作者:阮凯

    第三节 地球是平的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老师拿了一个地球仪放在讲台上说,这就是地球,我们人类都生活在地球上------

    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我就想,人在球上,要是在上面还好,那要是在下面不就掉下去了吗------

    于是我感到不安。老师是不是说错了。我又环视一下周围的小伙伴,大家都听得很有味,没有丝毫异样。

    这个幼稚而滑稽的问题就进入了我的脑海了。足以见得我先天就有焦虑的特质。

    后来我就想,这里面肯定有错误,要么老师错了。要么我错了。

    后来直到读高中,在地理及物理学科中,我渐渐建立了宇宙空间以及失重等形象概念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在宇宙空间里所有物体都处于失重状态,跟我们所见的平常的空间是不一样的。

    原来一个完全没有宇宙空间形象概念的小孩是无法接受人类生活在地球上这一事实的。是我错了。

    直到现在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其实老师也有错误。在完全没有宇宙空间概念的小孩面前拿出地球仪来讲解而没有回答相关联的问题,这样的话,只能培养出“老师说什么学生就是什么”这样一种思维惯性,那又怎么能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呢?

    由此我想到了中国式的“填鸭式”教育还有哪些具体的表现形式。

    这是一个在教育过程中的实用性问题,是一个需要我们不断研究不断提升的崭新的领域。

    三句话不离本行。NBA球员欧文说过,地球是平的。

    “这是什么话,难道欧文不相信科学(自然科学)吗?”

    “地球是圆的三岁小孩都知道,难道欧文连三岁小孩都不如?”

    “如果欧文觉得地球是平的一年都能挣几千万,那我们让孩子读书还有什么用?”

    ------

    我认为,欧文是从比赛的角度,以竞争为主元,对自己的弹跳、速度、技术充满高度自信而不由自主地言语流露,就象随口而出的“脏话”,是球员自然属性的某种程度的迸发,他也知道如果站在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说的话肯定是不对的。

    所以最伟大的球员在场上也会有“脏话”,我们也只能选择谅解。

    很显然,欧文是站在社会科学也就是人类生命学的角度发表言论的。

    另外,地球是平的还是圆的,我相信如果按三岁小孩的观点来说,他只能说有的地方是平的,有的地方不平。如果大人们把“地球是圆的”强制灌输给小孩,那么长此以往,小孩就只会死记硬背,不会独立思考了。

    在学校里学了勾股定理、几何、函数、微积分等,走进社会之后,一次都没有用过,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倒是找工作找房子找朋友是时常有的事,在学校却没有学过------

    在学校思考过什么“追击问题”、“加速度问题”,在现实中,你要追击有可能发生车祸,你想加速说不准交警就找到你了,更多地是要如何面对错误、挫折等------

    教育过程中的实用性问题,也就是“学以致用”的问题,现在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质疑。作为人类生命学的一个重要课题,当然要持续不断地研究下去。

    这里有人会说,你阮凯是赞成欧文的说法,鼓吹和散布“读书无用论”?

    我认为读书到底有没有用,关键要看读的是什么样的“书”以及怎样“读”。

    如果我们能把更好更有用的“书”给学生读,或者能教会学生用更好更实用的方式去“读书”,那样会不会培养出能力更出色的新一代?

    因为人生多元,每个人的认识能力都不一样。

    所以认识能力至少要比我强的人才能给我扣“帽子”,我最憎恨那种自己都没有弄明白就给我乱扣一顶“帽子”的人,以为能够给别人扣一顶帽子自己就高人一等的样子。

    读书肯定是有用的。只是我比别人想的多了一点,我想的是读什么样的书以及如何读书。

    写到这里问题来了。

    认识能力比较强的人可能发现,你说社会科学包含人类生命学,怎么理解?原来你写这么多,是不是经常偷换概念偷梁换柱?

    现在有人类生命学这门学科吗?

    人类生命学研究什么?

    人类生命学能解释人生中的所有问题吗?

    人类生命学能成为一门系统的、可以不断深入研究的学科吗?

    ------

    问得很好很对。

    现在,可能有《人类学》、《生命学》、《人类寿命学》等一些方面的文章或书籍。的确根本就没有《人类生命学》这门学科。

    这就尴尬了。

    看样子我的“狐狸尾巴”终于藏不住了,是时候开诚布公地坦白了。

    是的。我确实是在写《人类生命学》这本书。

    前面已经有过论述,人类生命分为自然生命与社会生命。

    很遗憾,在我的人生机运中,没有同自然科学、生命科学等产生交集,所以,对于人类的自然生命如基因、细胞、解剖学、医学等,只是有一些普通的常识。所以我所写的是人类的社会生命,属于哲学与社会科学的范畴。

    谈起人生,现在是一个多元的话题。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习惯、性格、信条、准则等等,根本就没有办法达成共识。是非对错很难界定。

    “抽烟是错的是吧。我偏要抽。反正人总是要死的。多活几年少活几年对我来说都一样。再说你不抽烟说不准还比我早死。”

    ------

    许许多多这类问题,怎么回答清楚。

    伟大导师马克思说过,事物都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发展变化。

    那么,在人类生命中有没有一定的规律?哪些是普通层面的规律?哪些是特殊层面的规律?------

    能不能有章有节有条有理的形成一门系统的学科?

    能不能把他们都找出来,告慰马克思的在天之灵?

    ------

    记得在一九八0年高考之后,在我16岁的时候就开始失眠,得了“神经衰弱症”,整天被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折磨得焦头烂额、神志恍惚。

    后来,在石首师范读书的时候,政治老师刘曾军讲述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的时候,我就陷于沉思与焦虑之中,一个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的可怜的孩子就带着这些念头走过了四十年。

    转瞬四十年过去了,我由一个歌声嘹亮步履轻盈的翩翩少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这些念想始终煎熬着我,与我的生长衰亡凝结在一起。

    无数次产生想法无数次的验证,新的想法重新验证。

    ------

    现在,我终于有章有节有条有理地把这本书写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地方了。

    每当我回过头来看前面的这些章节的时候,这些文字可能没有感动别人但却感动得我老泪纵横:一个平凡渺小的人居然能在忙碌的工作喧嚣的环境里保持一颗初心和一份执着,写下如此从来没有人写过的一些文字------

    我觉得现在是时候解释人们心目中的一些疑问了。

    所以在综合应用的第三节,很抱歉我用了“地球是平的”这样一个近乎“标题党”惯用的名字(就是标题看上去很有料其实根本就没料)。我是想表明人生其实是一个充满哲思的过程。是一个不能完全用自然科学来解释与说明的过程。

    从整体上来说,如果我在这本书的开头就写什么是人类生命学、人类生命学研究什么等等问题,因为没有前面这部分内容,也是说不清楚的。就算我这样写,别人也一定会说:吹呗。或者,不要废话你先写出来试试看------

    首先说明一下,我写的是人类生命学。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人类生命。

    “革命”先革自己的命。研究解剖学先“解剖”自己。这也是“自觉意思”的一种具体体现。

    我想在这本书中,我将我的人生经历、思想发展变化过程等尽量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们首先从我的生命中来理解人类生命学。

    如果不幸写成了一本“阮凯自传”,那我也是第一个写自传的普通人。

    那么,也就是说,前面的这部分内容,因本人水平有限,有可能我的思想还不够成熟,有些地方还有些不当、缺点或瑕疵,我希望人们予以指正。后面部分我的思想会更加成熟,争取能写得更好一点。

    我也很清楚,这本书肯定不会象金庸的武侠小说那样写得惊心动魄、扣人心弦;也不会象琼瑶的爱情小说那样撕肝裂肺、荡气回肠,契合人生的自然性,让人们热血沸腾。这本书有可能让您很“烧脑筋”很“吃力”。

    通过反复思考,我觉得有几个问题很容易让别人产生疑问与误解,有必要在这里提出来讨论清楚。

    第一个问题

    在前面的内容里面,很多次提到人类生命学立场、观点与角度是否存在?与其他立场、观点与角度的区别在哪里?

    根据人生多元理论,每一个人看待事物的立场、观点与角度都是不同的。对同一事物,如果不同的人来看的话,会有不同的观点,或者有一部分相同一部分不同。这也是人生中很多矛盾纠纷产生的原因之一。

    还是打比方来说,因两车碰撞车主甲和车主乙产生了矛盾,甲乙双方都站在各自“利益”的立场上极力主张或申诉对方的失误和失责,尽量回避或缩小己方的失误与失责。最后有可能产生暴力、官司等很多种结果。

    所以,一般来说,以我为中心,站在“自我”的立场上来发表观点看法。这是我们现在的习惯。

    习惯成自然。

    事实也证明,如果车主甲和车主乙始终在“自我”这个层面纠缠不休的话,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必须要上升到一个更高级的层面,也就是通过交警的责任认定以及法律层面的宣判最终才能解决问题。

    当然,也有站在对方立场上主动承认错误主动承担责任的人,不过,就目前现状来说,虽然我们赞赏和推崇这类具有“自觉意思”的人们,但毕竟也是少数。也就是说,目前人们的“自觉性”还不强,还需要进化到“自觉时代”。

    所以,在车主甲和车主乙双方立场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级别,相当于交警和执法部门的立场,就是以人类生命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平衡与和谐的原则出发,按事件对车主的各个方面的伤害程度进行正确的评估,作出最实用的裁判。

    这个比我们平常人的立场更高一些的立场,从研究的角度出发,就是人类生命学立场。以这个立场所发表的观点,就是人类生命学观点。

    中国和美国产生了“贸易摩擦”,双方站在各自的立场上申诉己方的“利益”受损,对方占了“便宜”。

    如果是个人的话,可以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发表观点,最多只是有点“丢人”。但在这种国家利益的重大是非面前,如果你站在对方立场上说话,那就要背上“卖国”的罪名了。

    那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处理呢?

    很显然,出现这种情况应该要找更高级别也就是联合国或国际贸易组织来处理。

    就现阶段而言,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觉得,我觉得一些国际贸易组织并不具备绝对的权威性可以完全摆平此类问题。

    其实,在中国和美国各自的立场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级别的立场,就是人类生命学立场,站在这个立场上的观点就是:中国与美国产生了贸易摩擦,可以在这个层面上不断地“摩擦”,通过双方的谈判和对话尽量地达成一致,但是要切记,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是和睦友好的,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一样向往和平繁荣。所以,可以在这个层面上适当地“摩擦”,而不能上升到“制裁”、“威吓”、“对立”、“冷战”等其它层面上过度“摩擦”,谁构成第一次伤害谁将会成为“众矢之的”、“千古罪人”。

    习主席指出:“我们要象保护眼珠子一样保护生态环境”。

    习主席是站在人类生命的高度发表观点的。就是说人类生命最需要最重要的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等生态环境,而不是汽车楼房等。

    然而,一个工厂主却在想方设法地“排污”,破坏水源。因为如果站在工厂主的立场上来说的话,他办企业是为了挣钱,如果正常排污他要拿出大把的钱,他挣不到钱就得不到想要的生活,这是他的主元,至于说破坏水源破坏空气这种很长远很广大的生态观念对于他来说,并不紧迫重要,不是主元。也不排除具有责任感的工厂主。

    所以,一些没有责任感的工厂主是没有办法达到习主席的那种高度的。当然工厂主也会随声附和人云亦云的重复习主席的话。

    同样是打篮球,年轻人打的是“竞赛篮球”,就是通过竞争发展自身的自然性,同时也能检验自己的能力水平。

    我打的是“快乐篮球”,就是以把篮球在各种情况下用各种方式投进篮筐为乐。

    如果一个打竞赛篮球的人教我如何投篮,我会很不以为然。因为如果我把每个球都投进篮筐,那我还能有追求有快乐吗?

    所以同样是打篮球,因为每个人的条件、层次、目的、立场等都不一样,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竞赛篮球、快乐篮球、健康篮球、休闲篮球、美观篮球、养生篮球等等各种各样各种层次的篮球,这样就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争论。

    ------

    我反复说过,因为人生时空洞有限,所以我没有办法举更多的例子。这要看每个人的理解能力与认识能力。如果我们能从人生多元的角度出发,那么就会对很多问题有了清晰的认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纠结与争议,人生会变得清醒与坦荡。

    是的,象打篮球此类事情上,可以尽量多元一点,但是,在中国与美国贸易摩擦这类问题上,就不能太多元,必须遵循人生时空洞有限的核心,尽量地取得一致。

    如果中国和美国在贸易摩擦问题上能够站在同一立场上,那么,和平繁荣就离我们很近。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站在习主席同样的高度来看待生态环境,那么,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就不是梦。

    如果每个人都不是站在个人立场上,那么就不会有“自私自利”等所产生的各种争执纠纷。

    ------

    站在一个比普通人更高一点的角度来思考、研究人生中的各种问题,并且要彻底摆脱“自我意思”,这需要一定程度的自觉意思,照此看来,大家要有心理准备,这本书有可能比较超前。这也许是这本书得不到响应的原因之一。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有些人的自觉意思逐渐增强,已经有些人在很多问题上都能站在一个比较高的高度来看待一些人生中遇到的问题。比如生态环境问题、人口资源问题等等问题。

    我思考的是能不能站在一个同样的高度,一致的立场,共同的观点,这就是人类生命学。

    现在,人们喜欢从宗教、传统、道德、文化等各种角度来看待与理解人生中的各种问题,还会面临着各种争议。

    我坚信,也许在不远的将来,通过如我一样无私无畏突破创新的人们的共同努力,也许“东方智慧”会再次闪耀,人类一定会走上一个新的台阶。

    第二个问题

    “你阮凯何许人也?你太把自己当一根葱了吧!”

    “就算是的确应该需要拥有人类生命学这门学科,也不应该由你阮凯提出来呀!”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提出来的问题谁信!”

    ------

    这就必须回到原点了。

    根据人生多元、实用、机运理论,人生在于一种选择。

    如果按人们普遍的选择来说,如果选择权威为主元,简单地比喻说,因为他是专家、教授,所以他说的就是对的,我们都得听他的------

    那么,我写的这一切都是不适当的多余的!都是废话!

    一个没有权威性的人说着一些很有权威性的话,不是疯子、神经病,那又是什么?

    ------

    不得不承认,我的人生比较特别。我跟其他人的选择不一样。

    我觉得我写的属于哲学与社会科学,既然是“科学”就应该放在权威的前面。

    所以,我认为,“因为他说得很有道理,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听他的------

    我是以科学道理为第一位的主元来写这本书的。

    所以,这本书有可能“冒犯”各个领域的权威“大佬”们,在此本人一并表示至深至诚的歉意!

    名利是人生某种程度的“需要”,所以世人或多或少为名利所累。

    有点值得庆幸的是,我不是名人,没有任何一个头衔,否则的话,我肯定会被“我配得上这个头衔吗?”“这个头衔需要我发挥怎样的作用?”等等问题焦虑不堪彻夜难眠。

    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想法太多有点“过度”的焦虑者,我忠实于自己的心灵而写作。

    写到思想领域的权威,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是我们这个时代至高无上的权威。

    毛主席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创建了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理论体系,把中国人民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建立了新中国。

    让我们这些五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们获得了难得的和平与安宁。

    回想起那些童年岁月,我的老泪又要纵横了。

    艳阳当空照,喜鹊枝头叫。

    我背着父亲给我买的独一无二的我引以为傲的皮书包,走在金光灿灿的稻田埂上,昂首挺胸自由歌唱:迎着早上灿烂阳光,我们歌声多么响亮,在毛主席的亲切培育下,我们茁壮成长------

    春天万物萌生青翠欲滴。

    夏天小溪清流涌动活力飞溅。

    还有秋天的丰盛,冬天的安宁。

    ------

    回想起那段岁月,穷是穷了一点,苦是苦了一点,但我年轻的生命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穷苦,我感受到的是生命的活力、激情、博大、绚丽------,我感受到的是和平、安稳、幸福、快乐------

    同时,也让我的想象力在自由而宁静的天底下“野蛮地生长”。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毛主席、没有毛泽东思想、没有中国革命,也许中国还将在黑暗中度过多少年,也许战火还将蔓延到五十、六十、七十年代甚至更久,让我的人生与黑暗和战火交融结合------

    也许,在战火燃烧的岁月里,象我这种“头脑容易发热”的人,就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也许,我的生命就约等于一粒子弹的价值------

    所以,我们这一代人或几代人都应该感谢毛主席,毛主席是我们的大恩人,都应该感谢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大救星。

    这里有人会说了,从前面的文章内容来看,你不是反对个人崇拜吗?

    幸亏现在有了人生时空洞核心理论,我可以这样理解与论述:适当的、适度的崇拜或个人崇拜等可以让人群产生一定程度的凝聚力与向心力,可以让人群团结一心产生一股更加强大的合力,还可以让人的心灵更加纯净单一等。

    因此,我反对的是过度的、不当的崇拜以及个人崇拜等。

    有关人生中要面对的权威方面的各种问题,当然是人类生命学要研究的重点。在后面的章节必须重点论述。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事物是发展的。在毛泽东思想理论体系中,要求我们用发展的眼光、发展的思维来对待事物。至于说人生多元理论是否源自于马克思主义的对立统一的辩证唯物理论,人生实用理论是否源自于毛泽东思想中的实践论,有没有所创新与突破等等方面,有待后人的理解与评判。当然,我也要持续不断地思考研究下去。

    第三个问题

    “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难道你想凭一己之力挑战一门崭新的学科吗?”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国际玩笑?”

    ------

    不可否认,在人类生命领域,向来都是充满争议、矛盾和不确定因素的,并且每个人都怀着不同的人生信仰、理念、哲思、个性等等,相对于自然科学来说,作为社会科学的人类生命学是很难取得一致的,这是由人生多元理论决定的,这也许是至今没有人类生命学的原因。

    但是,人类生命的复杂性就在于,过度无序的“多元”会出现很多问题,最终人类必须要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一致才能形成强大的力量或者得到平衡与和谐。

    所以,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眼光来看,人类最终还是迫切需要一门人类生命学学科,如果从我的角度来看,如今的学校教育更需要这门学科。

    就目前的现状来看,如果我在自然科学领域有所发明创新,打个简单比方说,我发明了电饭煲,电饭煲省时省事的优点显而易见,煲饭煲水煲汤蒸菜都可以,特别是老年人特喜欢,那么,我就可以申请专利,就算没有专利,我也可以大量生产赚很多钱------

    但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就有点说不清楚了,目前人们对于社会科学似乎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打个比方说吧,在社会科学领域我有一种别人没有过的创新型的想法,能不能去申请一种专利,因为专利是对发明人的“利益”的一种保护。

    比较确切地说,我很想把我的人生时空洞理论与我对人类未来的构想即自觉时代申请成专利。免得朋友常劝我说,你写的再好也没有用,别人一键就抄走了------

    把一种甚至要用一本书才能讲清楚让人能理解的想法申请成专利,就好比要把一首歌申请成专利一样,既想它流行又要不让人随便唱------

    因此,这种做法是很不实用的。那么也就是说我想申请专利的想法基本上是“梦想”。

    再从目前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好像也没有针对于社会科学方面的人才遴选、奖惩与晋升等机制。

    也就是说,我这种想通过我的理论或想法“赚到钱”的做法也是不实用的。用普通人的话说就是,写这些玩意赚不到半毛钱!

    难怪老母亲总爱念叨:你是个“倔强又没用”的孩子。而我也只能选择用心地聆听。因为她已经八十多岁了,听力已经很差了,就算我能反驳她也听不到。还不如说点好听的让她听到开心一点。

    由此可以看出,我在前言里写的“相比于在自然科学领域的成功,人类在社会科学领域相对滞后”,这句话并非我在信口雌黄,而是我个人的一种评估。

    在此我很想念一个人,《愚公移山》里的愚公。不管这个人物是否存在,但是他想凭借一己之力搬走太行、王屋二山的这种不畏艰难困苦勇往直前的精神可嘉。毛主席高度赞扬了这种精神。

    愚公的做法撼动了神灵大帝,大帝命令夸娥氏的二子搬走了两座大山。

    当然,从马克思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或人类生命学的角度来说,神灵肯定是不存在的。

    只能说明愚公的一种不畏困难、勇于奉献与牺牲的精神感动了无数的普通人,于是文章的作者给了他一个完美的结局。

    受愚公精神的感召,我终于想通了。

    从目前的现状来看,要想把我这项自认为“很有用”的工作继续下去,就必须要“淡泊名利”,不能过分计较个人得失,要做一个新时代的、思想领域的“愚公”。

    名利是人生某种程度的需要。

    有的人可能反对这种说法。

    对于这个问题怎么说都是错的。

    或者说,人生中的问题反正自己认为对的就是对的,你阮凯认为自己的就是对的,你爱写就写呗,这东西与名利无关无所谓。

    ------

    所以说现阶段对于名利等这类问题上就有点说不清楚了。

    我们试着从人生时空洞理论的角度来看待一下这个问题。先从“利”这方面来看,人生有很多种需求,其中衣食住行等是最基本的需求。人生有很多工作也是为了满足这种最基本的需求。如果一个人的工作甚至都不能满足一个人的最基本的需求,那这个人的工作就不实用了。再从“名”这方面来看,至少来说,任何人都不愿成为“千夫所指”“遗臭万年”的“坏人”。

    终上所述,尽管我们可以不把名利当做主元或者暂时性不考虑名利等“淡泊名利”的做法,但最终还是必须适度地追求名利。

    那么,也就是说,从人生时空洞理论的角度来看,人生对于名利这个问题的正解应该是:人生可以适当、适度地追求名利,但是不能过度、不当地追求名利,特别是在某种特殊的时刻或从事某些特殊的工作等,如果过度地追求名利就容易“犯错误”。

    有了这个最基本的认识之后,我们就可以“从同一层面进行类推”:

    兵马未到,粮草先行。电影《亮剑》中的李云龙就是这么一个角:战场上奋勇杀敌,战场外也是处处斤斤计较、争强好胜,你也不能说他就算不上英雄呀;

    国家元首宣誓效忠于国家与民族,但国家元首也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坦诚自己的正当收入的,只要不像封建社会的皇帝一样骄奢淫逸过度追求个人的尊崇与享受也行;

    共产党人、公职人员以引导与服务广大民众为己任,也是可以理直气壮地计较个人的工资待遇、名利得失的,只要不过分都行;

    ------

    我们反对与痛恨的是各种行贿受贿、吃拿卡要、请客送礼、公私不分等等来历不明的“灰色收入”。因此,高级官员、公职人员等在个人收入方面的坦陈、公示,也是反腐的手段之一。

    如此也可类推到我的头上。

    相同情况,我也不是什么神仙下凡,我也是一个普通人,我也有衣食住行等人生的基本“需要”,有可能还有娶妻生子、生老病死等物资与精神各种层面的“需要”。

    如果习惯性地站在我个人的立场上来说,我写这本书目前来说的确是不够实用的,骂我是“傻子”、“神经病”的人有一部分道理。但是,如果站在人类生命的立场上来说的话,那就绝然不同了。

    习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省略全文)中明确指出:“哲学社会科学是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是推动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其发展水平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思维能力、精神品格、文明素质,体现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与国际竞争力。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既取决于自然科学发展水平,也取决于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水平。一个没有发达的自然科学的国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个没有繁荣的哲学与社会科学的国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的前列。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需要不断在实践和理论上进行探索、用发展着的理论指导发展着的实践。在这个过程中,哲学社会科学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习主席还指出:“面对新形势新要求,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战略还不十分明确,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水平总体不高,学术原创能力还不强;哲学社会科学训练培养教育体系不健全,学术评价体系不够科学,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还不完善;人才队伍总体素质亟待提高,学风方面问题还比较突出,等等。总的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还处于有数量缺质量、有专家缺大师的状况,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改变这个状况,需要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加倍努力,不断在解决影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突出问题上取得明显进展。”

    “同志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发展进程中,我国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天地广阔。希望大家不畏艰辛、不辱使命,以自己的智慧和努力,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断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

    听了习主席的讲话,让我茅塞顿开豁然开朗,我的老泪再次纵横了!

    我始终坚信我是走在习主席所指引的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尽管这条道路上在目前有可能面临诸如不被理解、无人喝彩、没有回报甚至备受质疑与批评等等艰难险阻,但与很多用鲜血和生命去追寻真知坚持真理的先辈们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

    谢谢一些人的提醒:你已经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是的。从年龄上看,我的确已经老了。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的自然性在逐渐减退,我已进入人生的衰退期。我的一些宝贵的东西如激情、灵感等、记忆力甚至视力等也都在衰退。

    但是,实在值得庆幸的是,“思想”这个东西却不会随着年龄老去而衰退,年龄增长,经验更丰富,想的更多元,思想更纯熟更完美。

    所以,如果用相同的角度去看待多元的人生,是很容易把一个人给“看扁”了的。

    记得年少时曾被很多文章所感动,梦想也能写出感动很多人的文章。这也算是我的一个中国梦吧!

    所以,千万不要低估了一个老人的思想力、中国梦!

    问题又来了。

    一个各方面的自然性都在衰退的白发苍苍的老人面对人类生命学这座“大山”,会不会演绎出现实版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悲剧?

    在人生的活动变化中会遇到多元的不同程度的困难。人类生命学是我自找的一道不可思议的难题。

    那么,我是如何应对人生中所遇到的多元的不同程度的困难的呢?

    现在我们就是在探讨人类生命学理论运用的时候,虽然说运用人类生命学理论来解决写人类生命学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难题说起来有点滑稽可笑,但是,如果我能把我运用人类生命学理论战胜困难坚持写作的一些经验分享给大家,也许对大家有更大的启发。

    比方说,缺乏创作激情怎么办?

    我会在清晨头脑最轻松灵便的时候喝一杯浓咖啡,获得短时间的兴奋,然后在这个一天最清醒最可贵的时候写下文字,我还能从战争故事片里战士冲向敌人的呼喊声中,从NBA赛场的狂野对抗中,燃起我的激情;

    比方说,缺乏创作灵感怎么办?

    我会反复吟唱刀郎的那些高远空旷、苍凉忧伤的歌曲,反复吟唱降央卓玛那些深厚浓郁、饱满悠长的歌曲,从歌声中进入意境;

    比方说,缺乏创作动力怎么办?

    我会回想起先辈们为了正义与真理宁死不屈慷慨就义的情节事迹,从而成为我源源不断的原始动力;

    比方说,写作过程中遇到解不开的难题怎么办?

    我会在工作与生活中始终携带着这个难题,在工作与生活的间歇里,在平时闲暇踱步或者不经意中也许灵感偶发,难题迎刃而解;

    比方说,记忆力在减退,早上想写的东西下午就忘了怎么办?

    我会时常告诫自己我的承诺我的目标,抓住重点,争取每天写一点,记录一点来战胜记忆力的衰减。

    比方说,时常焦虑得了焦虑症影响身体健康怎么办?

    因此,我有打篮球、下围棋、唱歌等爱好,焦虑让我通过思考得到了很多问题的答案,但我不能陷于过度的焦虑中甚至成为抑郁症患者,影响我的身体健康,所以我要通过自身的调节与适应,通过自己的一些爱好或习惯,通过生活与工作,适时地从焦虑中摆脱出来,始终保持健康与活力,完成这项不可思议的工作。

    ------

    以上可以看出,无论面对什么程度的困难,我都能找到最实用的办法。

    因此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人类生命学告诉了我们一些基本的方法,就是多元与实用,但是,因为每个人的认识能力不一样,突破拓展能力不一样,调节适应能力不一样,所以,还需要通过不断地尝试,养成思维习惯,才能找到自己认为最好的办法,说不准有的人还能找到比我更实用的办法。

    还有一个普通人都会遇到的困难就是:如何通过写作这本书赚到钱。

    虽然说从古至今,大凡搞哲学思想的这一类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有点摆脱不了“穷酸”的命运,选择这行当就应该“自作自受”。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如果长时间赚不到钱或者长时间做一个根本不赚钱的工作,那么,这项工作就会成为一个不实用的不得不放弃的沉重的负担,这样在老母亲的心目中我仍然是那个“不中用”的孩子。

    那么,我还如何能争取在我的有生之年比较快速地写完这本书呢?

    这时当然有人会给我建议,可以召集一部分人,通过演讲、讲课等方式传播、推广这种理论,从而收取相关“学费”,从而也让理论发挥更大作用。

    没错,有些人用这种方式的确赚到了钱。但是,我是研究人类生命学的,对于与人生任何有关的地方都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按人类生命学理论原则来说,本来是一个学术层面的东西无端地上升到组织层面,从多元的角度而言,是一种错误。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如果后果严重一点的话,就有可能犯法,涉嫌非法组织群众罪!

    试想一下,邪教组织就是这样把一个本来属于意思形态层面或学术层面的主张通过制造某种特殊的氛围转移或上升到其他层面进行洗脑传播,最后伤害人类生命形成犯罪。

    试想一下,传销分子就是这样把诸如成功与赚钱、理想与奋斗、亲情与享受、道德与法制等等不同层面的概念肆意转换混淆,也是通过洗脑传播,让那些比较单纯的人们上当受骗。特别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学生更容易成为受害者,因为现在学校并没有与之相关联的课程,比如人类生命学。

    ------

    所以,学习人类生命学,可以使我们思想更严谨,头脑更清醒,稀里糊涂的钱不要赚!不正当甚至伤天害理的钱不能赚!

    想起在人类生命学理论体系中还有一个理论叫人生机运理论,现在我先把这个理论演绎一下再尝试运用。

    在人生的活动变化中,因为人生时空洞有限,所以,人生会遇到不同程度的困难。要解决这些困难,可以主动选择与其他人生时空洞的交融结合。也就是说,遇到困难的时候可以寻求其他人的帮助。

    我认为团结协作、互相帮助是中国人民的伟大之处,是东方智慧的一部分,是实现所有人的中国梦的最实用的办法。

    以人生机运理论为依据,我总结出了两套解决这个难题的办法。现公布如下:

    本书留有我的手机微信同号:13602656525,设置一个与读者互动的方式。

    如果您具备一定的知识水平与认识能力,正在思考或研究人生中的各种问题,对于人类生命还有一些好奇心或探索欲;

    如果您被我这本书所提出的一些问题所吸引,比较认真地阅读了全文,或者比较认同我对一些问题的解答;

    如果您的认知能力更高一些,能够预知我的这本书的前景与潜力;

    如果您对这本书的后面的部分内容还有一些好奇或期待;

    ------

    请加我微信与我联系。当然,如果您的“拥有”比较充裕的话,也可以向我转账,无论金额大小,表达您对我的一份支持就足够了。

    我跪受您的一份施舍,认真地记下每一笔施舍。

    不过在此我承诺,如果一旦我的这本书发挥了作用取得了成功,也就是说人们认可了我的这种努力,愿意付出他们的“拥有”给我钱,我会加一倍偿还每一份施舍。

    虽然说乞讨、施舍、捐赠、受益等在未来还有待于立法规范,但在现阶段来说,我研究了现行的法律,我的这种做法也是合理合法的。

    也许在大家的支持与鼓励之下,我会获得一股强大的动力,让我从一个“业余作者”变成一个专业作者,把更多的时间或精力用在写作上,可以在我有生之年尽快写完这本书。

    当然,也许因为人生时空洞的限制与阻碍,我个人的“作用和影响力”有限,我没有什么“名气”或“权威”,这些文字根本就没法传播,人们无法认可接受或者大部分人根本就没有时间阅读或思考这么长的文章内容,出现最终我也得不到什么支持或者最终我也没有获得成功等等情况,没有钱还给大家那就敬请大家谅解了。

    这里面还有一个诚信方面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大家可以从前面部分内容里看出我是怎样对待自己的承诺的。

    不过请大家放心,无论什么情况------

    就算挣不到钱没有回报

    就算会得罪一些权威人士惹祸上身

    就算会付出很多失去很多

    就算这个领域有再多争议

    ------

    我都会以我年迈之躯坚持写完这本书,只不过写作进度很迟缓,也许在我有生之年还不能完成这本书,希望后来人能够弥补这份缺憾!

    这个时候有的人还会质疑:写什么人类生命学,不就是一乞丐吗!

    我承认我是一个乞丐。

    虽然我的这种工作向来都不是人们认为的一种赚钱的“高雅”的工作,但我还是给了我一个比较高雅一点的名字:思想乞丐。为追求一种全新的理念思想而选择做一个乞丐又有何妨?但愿我能名副其实。

    我还有一套解决办法就是:

    如果您在生活与工作中遇到了一个让您左思右想、彻夜难眠、自己很难解决的难题;

    如果您在生活与工作中遇到了某种程度的困难;

    如果您遇到了人生劫(后面详解什么是人生劫、人生劫的内涵等);

    如果您迫切想解开某种矛盾与纠纷;

    ------

    那么,您可以存取下我的手机微信同号:思想乞丐:13602656525

    您需要毫无顾忌地、勇敢地跟我联系。这一点是您在与一个人类生命学的作者------两个人生时空洞的交融结合,很重要的环节。

    大家可以从前面的内容里面看出来,我解决难题问题、解决困难纠纷地方式方法可能不是千篇一律,跟其他人可能会不一样。

    我也在不断地尝试:我的这些理论能不能解决人生中的所有问题。

    记住每一次收费100元。这个费用是不需要偿还的。

    当然,我的方式方法也是有限的,也许不能彻底解决您的问题,但我相信我能从人类生命学的角度、用多元、实用、机运等方法找到一种或几种最恰当的答案。

    我是研究人类生命学的。我研究的方式是我的思考。

    再重复一遍。我是研究人类生命学的。我应该比一般的人懂得多一点点。

    我懂得人生时空洞有限的基本原理。那么也就是说,假如在大家的帮助下我“赚”到了钱,请大家放心,只要足够我能尽快完成我的使命就满足了,多出的部分我一定会返还给大家的。我肯定不会象某些人一样被自己用金钱垒成的坟墓所埋葬!被自己的任性的欲望的洪流所摧毁!